您当前的位置 :言论时评 > 我们的价值观 正文

我们的价值观第95期:爱岗敬业,化解矛盾在田间地头

2014-05-16 22:47 稿源: 杭州日报 作者: 编辑: 蒋波
原标题:

  小事不出村,大事不出镇,矛盾不上交,就地化解”。50多年创造于浙地诸暨的“枫桥经验”,至今仍被各地称颂与借鉴。村治矛盾如何保持不发酵,最终又将如何化解?——现在看来,发动群众和依靠群众就地解决矛盾,无疑是发展中出现并发“病症”的最好解药。在《我们的价值观·大型报网互动思辨论坛》第95期之际,我们的制作团队离开了演播室,直接来到位于萧山区最南端的进化镇,在这方民风彪悍之地——历史上有过警务室被砸、民警被打,全镇先后有12个村发生过群访事件——而如今,这个偏隅一方的小镇,多年来收获高速GDP发展成果的同时,辖区内25个行政村,村治井然有序,村民安居乐业。溯本追源,村治靠群众,又是靠谁发动群众,靠谁依靠群众?在这点上,行走于田间地头的基层工作者,无私奉献、爱岗敬业,在村庄乱象与良治的循序之变中,功不可没。

  “我想,我们和派出所的关系,是相互‘帮助’的关系,村里的人头我们熟,派出所要找我们了解情况,法治的事情,他们懂,我们要靠他们来公正执法,大家才会服气,讲得直白些,就是警民一家亲。”——王仙明

  杨蓥晖:今天我们在萧山的墅上王村,先请“当家人”王书记介绍下村里的情况。王仙明:我们村是进化镇工业区所在村,人多。本地常住人口两千多人,外来务工者五千多人,加起来,整个村住着有七千多人,都说人多事情多,有人的地方,就肯定有冲突和矛盾。杨蓥晖:你说说看,倒是有哪些冲突和矛盾?王仙明:我举个例子,就在我们自己村民身上,邻里之间造房子,你造的时候,我不给你造,我造的时候,你不给我造。六年前,一户人家不让另外一户人家挖地基,赔了25000元,才肯给别人动工;现在拿钱的那户人家有钱了,去年要造房子了,当年出钱的人家不肯了,我们还在楼上办公室给两家户主调解,但两户人家的亲戚家人,已经在楼下打了起来,像这种邻里矛盾,如果你不给他在村里调解好,就会变成大问题,这个疙瘩解不开,以后做什么事情,都会有矛盾。杨蓥晖:现在解开了吗?王仙明:算解开了,我们让当年拿钱的那户人家,就是要造房子的那户人家,原封不动把25000块钱还给了别人,现在房子都造好了,矛盾算解决了。这件事情之后,我们想了个办法,在农户建房之前,我们先进行拍照和测量,做好资料备份,同时还要了解与周边邻居的相处情况,有矛盾的,及时解决,这么一来,村里有关造房子的矛盾,这两年就大大减少了。杨蓥晖:有没有村委解决不好的问题?王仙明:那肯定有的,现在解决不好的矛盾,我们就找派出所,我们讲情在行,他们讲法在行。联系我们村里的警官是胡警官,有几次村里有纠纷,村民就直接打电话给他,讲明要喊“胡警官过来”。我想,我们和派出所的关系,是相互“帮助”的关系,村里的人头我们熟,派出所要找我们了解情况,法治的事情,他们懂,我们要靠他们来公正执法,大家才会服气,讲得直白些,就是警民一家亲。这些年来,村里打架的事情没了,打球的事情多了,一起看露天电影的事情多了,我们也不分本地人和外地人,都是墅上王人。来打工的,谁不想好好赚钱呢,我们自己的村民也想安安耽耽过日子,去年我们还拿了个“社会治安综合治理规范化建设示范村”的匾牌。杨蓥晖:你平时要花多少时间在村务工作上?王仙明:基本每天都在村里,我家里也有家做伞的小企业,但去年当了这个村书记,就管不上了,全部让老婆管了。像去年年底,村里要夜巡,要从晚上7点一直巡查到第二天凌晨4点,管偷盗,村民家挂在门口的酱鸭酱肉不能丢;管消防,像云贵地区来的务工者,喜欢熏肉,要提醒他们注意用火安全……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一做,哪有时间管自己的企业啊……

  “孩子今年读高二,他从小到大的家长会,我只在5年前参加过一次,还是星期五晚上,正好轮到休息,这也是我多年愧对家庭和孩子的地方,没办法,我是警察嘛……”——胡耀明

  杨蓥晖:胡警官,刚才王书记说,墅上王村的村民,都要指名你来调解纠纷,是这么回事吗?胡耀明:呵呵,我的警民联系卡就贴在村口,上面有我的手机号码,来村里的次数多了,大家都认识我了。杨蓥晖:他们会经常打你电话?胡耀明:会,只要有事情,就会打,不分白天晚上,休息天不休息天。我不单联系墅上王一个村,还有下坂底村、诸坞村等九个村,一个星期起码要去一次,纠纷多、矛盾多的村子,一周一次还不够。从大前年开始,我们所推出了一项制度,叫“闲杂人员约谈”。什么意思?就是对有“赌毒恶”前科的人员进行定期约谈,帮助和促使他们走正道。进化片区民风彪悍,外来务工人员也多,仅在册有“赌毒恶”前科的人员,就有498人。但约谈也要讲方法,不能经常开着警车上门,街坊邻居会有看法。一般都是我们把他叫来,叫到警务站或者派出所,有事聊事,没事聊天,像有个20多岁的小伙子,好几年前家里人就发现他吸毒,但碍于面子,家里人也不声张,悄悄地把他送到外面戒毒,回来又复吸,这户人家我走访了三年多时间,打小伙子电话,他知道我号码,不接,反而是他家里人,经常会和我联系,上个月,发现他又在复吸,实在没办法,打我电话,一起把他送到了戒毒所,像这些问题,如果你不走下去,是发现不了的。杨蓥晖:你在基层十多年,觉得农村里主要矛盾是哪些?胡耀明:农村里发生纠纷,一般不会有大的矛盾,相对来说还是比较简单,但你不去解决,两个人简单的小矛盾,就会变成亲戚、家族甚至两个村的矛盾,这么一闹,就不好收场了。从去年开始,我们所里开始推行另一项制度,叫“警务直通车”,喊上司法、城建、卫生院几个部门的人,把警车开下去,主要是宣传,讲法,讲理,宣传法律知识,把预防的工作做在前头,真正做到“提前介入、主动化解”,及时把大量不安定因素消除在萌芽状态。杨蓥晖:问一个题外话,你工作这么忙,还顾得上自己家吗?胡耀明:休息都顾不上,那还顾得上孩子,好几个月没有双休过了,孩子今年读高二,他从小到大的家长会,我只在5年前参加过一次,还是星期五晚上,正好轮到休息,这也是我多年愧对家庭和孩子的地方,没办法,我是警察嘛……

  “老百姓的信访,要第一时间接访、第一时间化解,谁也不许推、谁也不许拖”——黄国钧

  杨蓥晖:我们知道,进化镇在萧山的最南面,和柯桥、诸暨两地交界,民风向来彪悍,历史上有12个村出现过群访事件,甚至派出所都被砸过,我想问下黄书记,现在这里的社会治理情况是怎么样的?有没有得到彻底的治理?黄国钧:应该说,现在得到了有效的治理,村治井然有序,村民安居乐业。以前动不动就有老百姓一起去上访,但去年到现在一件都没有了,整个镇的有效警情数和刑事案件受案数大幅下降,在整个区的下降率排名第一。杨蓥晖:你们是怎样发动基层的党员干部,到田间地头去做工作的?黄国钧:省委书记夏宝龙说过,“每个层级有每个层级的使命担当,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责任担当”。在矛盾纠纷排查调处工作中,我们坚持“属地管理、分级负责”、“谁主管、谁负责”的原则,强调老百姓的信访,要第一时间接访、第一时间化解,谁也不许推、谁也不许拖,一推一拖,一件小小的社会矛盾纠纷,如果处理不当,可能激化成为影响恶劣的刑事案件,甚至群体性事件。现在正在开展党的群众路线实践活动,我们充分利用这个契机,让联村领导带领联村干部、村两委干部深入农村一线,做到“走村不漏户,户户见干部”,对群众要求调处的矛盾纠纷当场查实,能当场调处的当场调处,不能当场调处的,一方面耐心细致做说服教育工作,另一方面继续组织各方面力量进行调解,把一般矛盾纠纷解决在萌芽状态,上个月,镇村干部就走访了661户农户,收集到环境卫生、农民建房、村级管理等六大类29条问题。杨蓥晖:万一碰到一下子解决不好的社会矛盾,怎么办?黄国钧:我们有项制度,叫“领导包案制度”,碰到那些历史遗留问题、重大矛盾纠纷难以一时解决的,全部都落到主要领导干部身上,领导来扛起调处的责任;另外一方面,包案领导如果对矛盾纠纷调处工作不到位,拖时不解决的,将被追究相关的责任。但总归来说,做群众工作,树立群众感情,基层的党员干部必须要全心全意,爱岗敬业,以脚步丈量民情,以踏石留印、抓铁有痕的精神面貌,才能解决服务群众最后一公里的问题。

  职业的“福利”

  悠斋

  在《丰子恺人生小品》中有这么几句话:“你若爱,生活哪里都可爱。你若恨,生活哪里都可恨。”面对基层剪不断、理还乱的矛盾和纠纷,恨是恨不出个结果来的。“在什么山就要唱什么歌”,对村官王仙明们来说,“你若爱”乡野中的这份工作,就必定能想出乡土的办法,解开乡村矛盾的“死扣”。工作的动机是什么?从个人角度来说,工作的动机无外乎谋取“福利”。福利福利,有福也有利。福,可以理解为精神上的满足。都说一天可以分成三个部分,1/3工作,1/3睡觉,1/3其他,对村官来说,工作部分的1/3会更长。也许不是你选择了这份工作,是工作选择了你。也许工作中会有些不如意,你与工作过不去,工作一定让你过不去。恨这份工作,让自己每天的1/3闷闷不乐,还不如好好爱她,放下戒心,与它为友。善于找乐,甚至苦中作乐,是生活的能力。利,顾名思义是物质上的富足。社会创造决定你的获得,我们从来都唾弃不劳而获。怎样让每天的1/3创造更多的社会财富,从而为自己赢得更多发展资本?大家都是相对公平的8小时,我们无法决定这段时间的长度,但可以决定这段时间的宽度。看看身边的钱塘江和九溪十八涧,同样的里程里,河床的宽窄决定了容量。在每天有限的1/3里,我们可以保持着一份对职业的敬畏和尊重,以敬业之心增加她的宽度与容量。现在,大家都说压力很大,尤其是工作压力。李嘉诚有个鸡蛋论,他认为,鸡蛋从外打破是食物,最多是一盘菜。但从内打破却是生命,一次重生。与其让自己处于外在压力下,变成人家的“一盘菜”,还不如由内而外,自我加压,愉悦而满足地获得福和利。